陈叔慎
陈叔慎【572-589】,字子敬,宣帝顼第十六子,母淳于姬。太建四年壬辰(572)生。少聪敏,善属文。太建十四年(582),立为岳阳王。后主至德四年(586),拜侍中、智武将军、丹阳尹。祯明元年(587),出为使持节、都督湘、衡、桂、武四州诸军事、智武将军、湘州刺史。三年(589),隋破京师,庞晖率兵至湘州,城内将士,莫有固志,克日请降。叔慎乃置酒会文武僚吏,酒酣,叔慎叹曰“君臣之义,尽于此乎!”长史谢基伏而流涕,湘州助防遂兴侯正理在坐,乃起曰:“主辱臣死,诸君独非陈国之臣乎?今天下有难,实是致命之秋也。纵其无成,犹见臣节,青门之外,有死不能,今日之机,不可犹豫,后应者斩。”众咸许诺,乃刑牲结盟。仍遣人诈奉降书于庞晖,晖信之,克期而入,叔慎伏甲待之。晖令数百人屯于城门,自将左右数十人入于厅事,俄而伏兵发,缚晖以徇,尽擒其党,皆斩之。叔慎坐于射堂,招合士众,数日之中,兵至五千人。衡阳太守樊通、武州刺史邬居业,皆请赴难。未至,隋遣中牟公薛胄为湘州刺史,闻庞晖死,乃益请兵,隋又遣行军总管刘仁恩救之。未至,薛胄兵至鹅羊山,叔慎遣正理及樊通等拒之,因大合战,自旦至於日昃,隋军迭息迭战,而正理兵少不敌,大败。薛胄乘胜入城,生擒叔慎。是时,邬居业率其众自武州来赴,出横桥江,闻叔慎败绩,乃顿于新康口。隋总管刘仁恩兵亦至横桥,据水置营,相持信宿,因合战,居业又败。仁恩虏叔慎、正理、居业及其党与十馀人,皆斩之于汉口,叔慎时年十八。墓葬新淦县玉笥乡(今峡江县),至今仍有后人守墓,居峡江县马埠镇陈家村。娶匡大夫之女为妻。生子志高、嵩(字宗先)。

陈叔慎(572-589),字子敬,长城(今长兴)人。南朝陈宣帝第十六子。官至使持节、都督湘衡桂武四州诸军事、智武将军、湘州刺史。不肯投降,秦王将他们全斩首于汉口。

 

岳阳王陈叔慎,字子敬,高宗第十六个儿子。少年聪敏,十岁能写文章。太建十四年(582),被立为岳阳王,其时年纪十一岁。至德四年,任侍中、智武将军、丹阳尹。此时,后主尤其喜爱文章,叔慎与衡阳王伯信、新蔡王叔齐等朝夕陪侍在旁,每有应诏赋诗,常被赞叹称赏。祯明元年(587),出为使持节、都督湘衡桂武四州诸军事、智武将军、湘州刺史。

 

祯明三年,隋军渡江,攻破台城,前刺史晋熙王陈叔文返回巴州,与巴州刺史毕宝、荆州刺史陈纪一同投降。隋行军元帅清河公杨素兵下荆门,另派他的将领庞晖率兵略地,南下到湘州,城内将士没有固守之志,不几日即请求投降。叔慎便置酒会合文武官吏,酒酣之时,叔慎叹道:“君臣之义,尽于此也!”长史谢基伏在地上流涕,湘州助防遂兴侯正理在座,便起身说:“主受辱臣应死,各位难道不是陈国的臣子吗?如今天下有难,实是致命之时。纵然事情不成,还应见臣子的节气,青门之外,有死的不能做到。今日的机会,不可以再犹豫了,后应的人斩首。”众人都许诺,于是杀牲口结盟。同时仍派人假奉降书给庞晖,庞晖相信了,按日期而入城,叔慎埋伏了兵士等待他。庞晖命令敷百人屯集于城门口,自己率领随从敷十人进入厅内,即刻,伏兵出现,缚住庞晖宣布命令,全部擒获他的手下将士,都杀了。叔慎坐在射堂内,招合士众,几天之内,士兵人数达到五千人。衡阳太守樊通、武州刺史邬居业,都请求赴难。未到,隋派中牟公薛胄为湘州刺史,听说庞晖死,便再请增兵,隋又派行军总管刘仁恩作救兵。未到,薛胄兵已抵鹅羊山,叔慎派正理及樊通等抵拒他们,于是大会战,从早晨到太阳偏西,隋军屡息屡战,而正理兵少,不敌隋军,于是大败。薛胄乘胜入城,活捉叔慎。此时,鄢居业率他的众兵从武州来参战,出横桥江,听说叔慎败北,便停顿于新康口。隋总管刘仁恩军队也到了横桥,据水边安置军营,相持两夜,便交战,鄢居业又败。刘仁恩俘虏了叔慎、正理、邬居业及他们的部将十多人,秦王将他们全斩首于汉口。其时,叔慎十八岁。生有二子高、嵩(母亲姓匡,是匡大夫的女儿,峡江人),高被宜都王陈叔明收养,嵩为匡氏之子,隐居江西峡江。高生才,才生三子蕴珪、蕴玉、蕴璋,蕴珪生陈旺,陈旺于江州德安常乐里开基义门陈。